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每個cp一個安利

……(´・ω・`)嗯就是想玩。全部段子都是發過的以上

CP是VOCALOID的KAITO×VY2

VY2大部分使用設定都是箋子家的hian

KAITO私設有。

然後會有幸安相關使用。以上。


幸安設定.ver

因為成為了不幸分子,而一直努力逃離在制度的邊緣下和勇馬存活至今。

連家人對此也不會施以援手更不用说那本和我一體的那位小丑不知為何與我切斷了聯繫。

能夠和勇馬一同活著也是難以形容的幸福。雖然女王陛下並不能理解,但是衹要勇馬還活著就好了。

直到我在旁觀望著勇馬選擇了幸福的自由處刑。真實的,無法更改的絞刑。

這下可真的不幸了啊。


幸安he設定


01


大概最意想不到的场景会包括我现在所面对的。

和勇马一起打游戏。重点是我们是在打音游。

虽然因此获得了和勇马独处的机会,不过勇马还真的是一如意料中的不是特别擅长这类游戏呢。

空闲下来,从冰箱中拿出两听饮料递了其中一罐给勇马。

“解君真是擅长这种游戏呢。”在打开饮料的时候突然听到勇马说这句话。

“诶?一般吧,太鼓达人我噩梦难度的话七星可以全过,八星很勉强才能过,跟那些perfect通八星的神人根本不能比呢。”这样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一般,界定得不太对。

“不…解君你这种出现重影的手速已经很可怕了吧,就算我不了解这些游戏…”看着勇马一脸认真的表情纠正我的界定错误,真是可爱呢【x

“话说回来…勇马你怎么突然对音游产生兴趣呢?”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位山叶大人会对音游感兴趣呢。

“……之前姐姐在玩这个游戏,然后…姐姐说你比较擅长这种游戏所以跟我说可以找你请教…。”勇马说话的时候间中出现了迷之省略。

“勇马你不用那么给面子的,miziki一定是说我是个音游狗…。”然后就见到勇马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老实说超可爱啊,可惜就算这样还是不敢偷袭呢。

“嘛…不过勇马真的想认真玩这类游戏的话,我比较建议从DJMAX开始,毕竟这个游戏更加注重节奏会比较容易上手,而且音乐啊谱面都十分有欣赏性,如果勇马有时候闲着无聊也可以打下练练手速哦。”想着怎么也要做一回靠谱的前辈吧,就介绍了这个。

而勇马也的确十分认真的听着。但是我可坚持不下去了啊。这样想着就突然凑上去亲了勇马一下,本以为会遭受什么因为突然袭击而反击的后果,但只看到勇马因为害羞而脸红得连耳朵都烧起来……真可爱啊。

接下来的剧情在我因为再次坚持不了而抱住勇马继续亲下去的时候就走歪了呢。




02

历时100小时的养成游戏长期抗战即将结束……只要把这个随机he结局的奖杯解决就好啦。说到底这种考验人品的随机奖杯是怎麼回事啦。对此感到绝望的解君即将按下决定性按钮。

然后一旁经过的山叶大人看著解君这麼的犹豫,就走上前帮解君按下了选项。然而……好像不是那个选项啊。解君看著山叶大人按下的选项觉得自己又要继续了感觉自己再也不想玩养成游戏。

咦!?为什麼达成了啊,这是什麼游戏啊!?说好的那个选项才是he呢?

看著自己那历时100小时才达成的白金奖杯。

“这可真是不得了的选择啊。”

刚刚说完解君马上选择了抱住勇马,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但是接下来解君说的话让勇马直接一个手刀招呼上去“找了个幸运女神回家啊。话说自成勇马你来了,我中奖几率直接上升呢。”

虽然被恼羞成怒的勇马一个手刀招呼了,但还是十分开心的抱住勇马的痴汉.青村解。

“……只要不是那个结局就好,现在可是难得的he哦”

虽然听到了却只以为解君在说游戏的勇马,在想要不要和游戏这个第二情敌说再见。


日常設定ver.

吐花症。


在一次高烧后,勇马得了奇怪的病。作为合租人,对于自己现在才知道有点过意不去。勇马一直在咳嗽,每次咳嗽都会吐出花来。不清楚这种奇怪的症状是什么原理,而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一次出差回来,闻到了十分浓郁的山茶花味。走进勇马的房间后见到的,是一片山茶花海。很美丽,这是我到现在唯一的感想。

而这种病,痊愈的方法。是得到心意相通的吻。哈……谁知道勇马此时想什么呢。

反正也与我无关不是么?不过这样的想法也被改变了。那天偷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而那天拜访神威后,也从他那婉转的表达方式中得到了证实。如果这个病症继续延续会衰弱直到死去

啊……这个可真不得了啊。勇马喜欢上的对象也似乎不太对劲呢。

但我却答应了他的要求,也不是要求吧,他看起来很需要吧。然后我就亲了上去,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他因为喜悦而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表现,被吻到缺氧的时候脸上的红晕也是出乎意料的可爱。

但是,在他一阵咳嗽后吐出山茶花的花瓣那一刻,他只是冷静地让我出去,似乎之前那个他不是同一个人一样。但是出去后听到的那句【你不懂】也让我突然无言语对。

之后呢?也就只有那个结局了吧。


能夠吃下這個安利么,雖然完全不會安利。【並不會吃啦(´・ω・`)】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