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KAITO×VY2】黑白蝴蝶

cp:kaito×VY2

梗來自某高考作文題……。

是給箋子的生賀。

傻白甜

傻白甜

傻白甜

以上




海人場合:

學畫那麼久大概最讓我苦惱的是…如何去用那些在我看來最終都不會有太多差別的色彩去表達我所看到的場景。本以為衹要多練就好啦,但還是不行,每次看到最終的成果就算我本人覺得並不會特別明顯的差。但這時,勇馬總是會十分看不下去地從我手中拿走畫筆,然後幫我改起畫來,畢竟勇馬的色彩可是連老師都覺得很不錯的。每當這時總是走神的我 也許色彩那麼差也是活該呢。

在他知道我的秘密前,我還在那裡坐著,看著勇馬在那裡畫畫,總覺得勇馬畫畫的時候那畫面十分的美,也曾經試過偷偷畫下來……但最終都葬身在他畫完畫後走過來這邊的時候。一直很佩服勇馬畫色彩的時候從來都可以做到不弄髒衣服,但是我就不是了,有時候一不小心蹭到自己的圍巾上可以讓我失落個半天。

對此勇馬的說法是“如果你畫色彩的時候是你畫素描那樣的狀態的话…應該就沒事了。 ”

其實我覺得我應該是沒辦法做到勇馬那樣認真的畫畫,一不小心就會開始煩躁起來,對著自己那個差得可以哭出來的畫。

然後就這樣一路走神的連勇馬都被我盯得不自在,接著他看了半天我畫的畫用著很無奈的語氣問我畫的時候是在想什麼。

習慣性的用了一貫不正經的語氣回答“當然是想著小勇馬你來畫的啊”說完後看到勇馬的一臉的你又發什麼神經的表情。

“不…也許我畫素描的時候才是想著小勇馬你畫的。”聽完我這樣說後勇馬的表情變得更加的不好了。

接著勇馬馬上轉移了話題。“你的色彩是出了什麼問題,審美?”這種否定我審美的說法…但是問題稍微有點讓人不知如何回答。

“誒…我不是說過了么?我很不擅長色彩啦(´・ω・`)”一如往常就好啦。

“你別糊弄我,你以為我沒看到你為了練你這色彩畫了多少。可以這樣說,你的練習量比我還要高。”

“咦小勇馬都注意到了……?”嘿勇馬等等啊,讓我緩衝下找找理由。

“……可以看出你的筆法是有進步,我一直以為你可以畫得好上不少,但是最終都輸在畫面上。”

“是的,我是練了不少,但你也看得出來完全沒用不是麼?我對色彩可是超——不擅長的。”用手比劃出一個比較誇張的手勢來表達,因為根本不可能有用。

“……這個是什麼色。”勇馬突然指著一款黃綠色問我。

“嗯……黃綠啊?啊小勇馬以為我是色盲?(´・ω・`)這不可能啦,我通過基本色覺測試啦。”

“……不這個不是黃綠。是偏灰的豆沙綠。”勇馬拿起了罐子把名字展示給我看。啊……?我眼睛已經瞎到這個程度了么?

“……好好好我告訴你就是了。”被勇馬用著你再不老實坦白我就不和你一起窩畫室裡了的表情盯著,內心稍微感覺到有些壓力大。

“勇馬你答應我不告訴別人哦。”然後得到了勇馬的點頭表示同意。

“……我有些輕度色弱。不是色盲也沒有嚴重到顏色分不清的狀態。”避開勇馬可能會關注的點。但還是見到勇馬的表情變了,哈這是當然的吧,被告知有色弱的時候我可是被打擊了一天呢,對於色彩的低辨認能力的確不適合畫這些。

“你……”看到勇馬似乎十分惱火的樣子,是惱火我沒有告訴他還是怎樣呢?

“小勇馬,這件事祇有你知道啦,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哦…我色弱這件事可麻煩了。雖然沒有嚴重到過不了測試但實際上我還是有點……。”一邊说還順帶用上十分可憐的表情…畢竟這是請求啊。

“我不會說的,放心,不過我可以教教你怎樣…面對水粉測試但是相對而言可以輔導一下我的素描么?”勇馬似乎不太爽我對於這件事的反應,但還是換了個回答然後提出了交換條件。

“誒…小勇馬你的素描只需要照常學下去就好啦。你的素描也不差不是么?”我擅長素描除了因為我要靠這科拉分以外,大概是因為這是我展現我所看到的一種方法。還是唯一擅長那種。

“你可是素描可以比得過老師的傢夥,不好好學這個就根本不可能追上你了。如何,答應還是……?”我耳朵沒出問題吧。總覺得自己剛剛好像被勇馬來了一招直球。

“勇馬你讓我考慮下,明天再給你答覆吧。”

再然後我糾結了一晚上,一邊糾結一邊畫畫……(´・ω・`)!等等我是不是把顏料糊到被子上了!?沒有吧!晚上畫色彩太危險了還是畫素描吧!

……但是畫了蝴蝶這件事是我萬萬沒有猜到的。大概是因為一直都沒有成功把勇馬畫畫的時候的樣子畫下來的執念?不過既然這樣能夠得到一個這樣的機會不也是不錯的么?

雖然我想著把畫處理一下把遞交給了勇馬,不過他看到的那一刻表情也是十分微妙。

“海人你是對自己的色彩有多絕望才?雖然的確畫得很不錯能夠用黑白來巧妙對比……。”你不用這樣安慰我的,雖然我也自暴自棄的说這是電鏡下的蝴蝶就是了……。

“好啦,我衹是展示一下我的黑白素描力而已!所以小勇馬你可以放心和我一起互相輔導”反正离聯考就剩下三個月了……這時候冲一把也是可以的。

“……好的。”

接下來的確概括起來就和我當年一個朋友一樣……逼得自己都氣得把手機扔廁所下水道里……按照我們畫室宿舍配置不用想肯定塞死。

聯考結束那天就算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的勇馬也難得鬆了口氣,嘛在回校繼續學校前還要等成績然後還有單招。按照我那天發揮來看基本都要靠單招了。

事實上我也沒猜錯,勇馬幫我看成績的時候掃到我的素描和速寫都是很不錯的分數,明顯他的表情柔和了下來。但當他看到我的色彩分的時候表情却變了……是怎麼了么?應該不會不至於不及格吧?

“哦才70分啊,怪不得勇馬你的表情都變了。沒事啊,我其他分不錯,拉了拉還是在重本线的不是么?”努力安慰著从看到我成績後表情一直不怎麼好的勇馬,這種時候到底是誰安慰誰呢?

“(´・ω・`)相比之下勇馬你分數很高哦可能這次畫室的聯考第一就是你吧。而且我們想考的那幾家都是要單招的啊。”所以……我的選擇比其他人自由多了,總比那些專業分不夠文化分也不夠的好多了不是么?

“嗯……那接下來就按照原先商量的那些學校去吧?”似乎平復了自己的情緒的勇馬…啊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勇馬為什麼會反應這麼大。反而是我倒是早就習慣這樣的結果了。

“啊是的……就和我們約好的那樣。”這樣說完後就看到勇馬笑了起來,真是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場景,不如說是讓我十分喜愛的一個場景。當初沒能畫下的那些畫……总可以找到機會,再次畫下完成的吧?

實際上,糾結再三後我還是找到了機會,不是完成那些畫的機會。而是選擇不同的機會,當初約好的學校里有一家我是不能考的,但在同時間有家我一直都很偏向的建築設計專業的學校。唯一困難的大概是難考。但還是可以拼一把的。所以我還是去考了這家…不過也考到了色彩真是失策…但實際上在這場考試中我卻畫得遠比我聯考的時候要好上很多。我也拿到了錄取資格。嗯當然還沒有出文化課成績,出了的话還要看自己的成績排在哪個位子上呢。

在高考結束的時候,還和勇馬感嘆了終於解放了啊,雖然勇馬還是說著成績沒出來還是沒什麼解放感……管他呢,最差不過是上不了自己想要的專業而已。

所以,那天知道了我所去到的學校並不是和他所約定的學校的任意一間的時候。他還用著一種似乎是覺得我欺騙了他的表情看了我一下,但也衹是一瞬間的事情,大概是覺得這是我的選擇就算違背了當时說好的事情也沒辦法?不明白呢。

假期的時候正忙著收拾東西,然後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勇馬,是有什麼事情找我么?雖然覺得很開心但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就這樣等著直到鈴聲響完,然後就走開直到我解決完之前遺留下來的東西才回過頭確認電話。

兩次,勇馬打了兩次給我。但距離他第一次打電話給我已經快過了3小時,猶豫要不要打回去,不過都那麼久了也沒什麼所謂吧?但最終還是決定打回去,萬一勇馬是有什麼事情找我那不就麻煩了。

“(´・ω・`)誒小勇馬,真抱歉一直都在忙所以就沒有來得及接電話。”在他開口前首先把想好的理由說出來,我可不是故意不去接的哦,祇不過是因為我一直忙著收拾東西。

“……下次請早點確認下,都過了那麼久。”似乎被我的理由給塞住一時說不出什麼話最後只這樣說了。

“誒……抱歉啦,下次我會及時接電話的啦。所以小勇馬你是有什麼事情么?沒有事的话我就繼續去幹活了。”

“本來打算約你出去,但時間也來不及了…你繼續忙去吧。”…雖然錯失了一次機會有些可惜,但也給了我一個理由繼續迴避。

“哦小勇馬沒事就好,我忙去啦,有什麼事情再找我吧。”雖然也想不明白自己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還是在一瞬間為自己這次的選擇感到些微竊喜。但衹侷限于那個時候而已。

自那件事以後,我對於類似的事情也越發的傾向於与這之前一樣的選擇,除了少數我沒辦法迴避的事情,而和勇馬的聯繫便基本可以说是由我單方面中斷了。當然與這藉口同樣的,我也比自己預想的那樣更加認真的投入了學習。就連我後來認識的後輩也說沒想到會有那麼認真的前輩,還以為各位都忙著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比如談戀愛。

“我並沒有什麼戀愛可談啊。”

“雖然想说的確啦,但就算前輩你沒有談戀愛也差不多吧。”誒(´・ω・`)?這樣的評價是為何產生呢。

“……?”也許是我的表現得太過於疑惑,後輩很認真的盯了我半天。

“因為前輩你雖然真的很認真學習啦,但是總覺得你的性格應該是很受歡迎的人,感覺像是會有不少女性朋友的傢夥。”……稍微有點受到打擊,還是不少的那種。

“不這可是天大的誤會,那種對於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那種很重要的人真的一個沒有么?

“⊙▽⊙???”鑒於後輩的表情太過明顯,我還是選擇了矇混過去。

“……沒有,比起八卦這件事你先把你上素描課被懲罰的作業完成。”

“……前輩,我蹭你旁邊蹭這麼久了怎麼一點你畫素描的天賦都沒有蹭到。”這麼容易蹭的話按我的程度早就在勇馬那裡蹭到色彩天賦了好么?

不過如果是勇馬,他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大概是臉上帶著很嫌棄的表情然後從我手裡拿走畫筆的時候卻又柔和下了表情一邊教我一邊改畫的吧。

“前輩……?”然後才發现自己居然走神。

“沒什麼,你畫完作業就走吧,我還要搞定這些事情。”無視後輩在那裡哀嚎著居然不幫幫她這樣的事情直接走開。

當天晚上,我依然在思考今天那個問題的時候,妹妹突然發了个消息給我。一張她和勇馬的妹妹勇香的合影……背景是我家。

……天啦嚕上帝要在一天之內給我多少衝擊。這樣想著妹妹就打了電話給我,在接電話前我似乎可以想像到妹妹的表情,一定可以曬死一眾單身狗。

“啊哥哥終於接電話啦w”

“嗯,有什麼事么?”……已經預想結局不想多說話。

“小勇香已經被我抱回家啦w”然後我聽到了一些似乎聽起來很疼的肉體撞擊聲…

“…妹妹沒事吧?”

“……不我沒事,就是過來跟你炫耀下w ”

“這樣說來這麼久了哥哥什麼朋友都沒有帶回家過,除了勇馬哥哥以外感覺最有可能的茱萸醬卻衹是關係比較好的後輩而已。”

“……是每次被罰作業總是找我的麻煩後輩。”糾正了一下自己妹妹的錯誤。不過妹妹打電話過來應該不是單純的為了刺激我而這樣做的。

“嘛…隨便啦,哥哥你自己也考慮下啦,反正我是已經抱著勇香回家了,就這樣啦。啊不過勇馬哥哥似乎還不知道這件事呢”

掛斷電話後我思考了半天。所以妹妹你是什麼意思,讓我和勇馬兩個單身漢抱著哭么,而且還是對方妹妹……

不過勇馬,應該很受歡迎,雖然不太確定但是他的性格以及其他的,都是理想中的男朋友的那種性格吧,是不是單身漢都不知道。不太高興,還是那種連自己為什麼不太高興的理由都找不到的那種,只會讓人無端煩躁。

這樣的话,當初那種無端和勇馬拉開界線的舉動是因為什麼樣的想法而起呢? 今天那個重要的人的問題我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沒有順利的說出我早就想好的答案呢……?

這樣說來似乎起因和答案都是同一個人,但我却因為我沒能如同當初所設想那樣,而是小小的做了個叛徒,出乎我自己對自身認知的行為就是,接下來我開始幹起了逃兵那樣的舉動,一步一步的和勇馬劃開範圍。就算現在想明白了也沒辦法啊。之前那樣的行為,早就讓勇馬生氣了吧?

在翻出當初那張黑白蝴蝶後,突然想賭一把。打了電話找miziki要了勇馬的宿舍地址。這樣一來這一年的疏遠如果不能稍稍和好點的话,我也就放棄好了。

在寫下那句“(´・ω・`)之前超抱歉!!!小勇馬要一起出去么!”後突然想起妹妹说勇馬還不知道自家妹妹被我妹妹拐走的這件事。停了一下手,拿起另一隻筆在旁邊寫下一行小字。

“小勇馬你家妹妹被我妹妹拐回家了_(:_」∠)_”這樣也不算出千吧,真的賭輸了我也會很不甘心的啊。

快遞寄出後,就開始確認是否簽收。當刷新出已簽收后,開始猜想勇馬看到這個的時候的反應。

想像不了多久,我就收到了勇馬的電話,也聽到的自己目前所最想要的答案,就算下一句質問馬上讓我變了臉色也依然可以承受。

這樣的話,當初沒能畫下的那些畫,這次一定可以找到機會,再次畫下完成的。

事實上見面的時候還沒來得及聊就被勇馬一個肘擊…感覺自己要陣亡了,雖然原因是,在下追加的那句話,感覺miziki一定和勇馬說了些什麼,不然勇馬的反應不會變成這樣。

雖然這樣之後不好意思的臉紅了的勇馬,可愛得讓我繼續被會心一擊。但是這樣的景象祇有一瞬間,嘛反正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見到的,不是麼?

海人場合end

勇马场合:

黑白蝴蝶

说到底我最终还是没能明白我这位好友的想法,无论是以前相处的时候还是那时候。

但最终,在他选择了那家并不在当初我们互相约定的那家学院。

虽然对於他的选择我能够明白也理解,但是从那之后……为何又不再联系呢?

“诶…小勇马要约我出去么?虽然很想应邀啦,但是这边很忙呢,所以抱歉。”每次假期都只会得到这样的答覆,被这样的理由拒绝多了,也就失去了最初的打算。

啊明明那时候还会互相辅导对方,现在想来却觉得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已经过去了许久,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那家夥的色彩也是烂得出人意料…不擅长也会有个极限吧?临摹范本的时候感觉都很不错,连笔法也,但是一旦写生他的色彩就会糊成一团又或者颜色虽然对了却没有那种立体感。

后来在一次极力询问下才知道,这家夥有色弱……虽然对於这家夥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坦白。

但是当这家夥用著超可怜的眼神看著我的时候……略微有点一击必杀“小勇马,这件事只有你知道啦,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哦…我色弱这件事可麻烦了。虽然没有严重到过不了测试但实际上我还是有点……。”

这种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啊……?不过和这家夥互相辅导对方的约定也是因此才有的。

“我不会说的,放心,不过我可以教教你怎样…面对水粉测试但是相对而言可以辅导一下我的素描么?”

答案是一张黑白蝴蝶稿……还和我说这是临摹电镜拍下来的蝴蝶……你已经对色彩丧失希望了麼?虽然那张黑白稿的确画得很不错。

“好啦,我只是展示一下我的黑白素描力而已!所以小勇马你可以放心和我一起互相辅导!”也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互相辅导。

成绩出来后,我们也一如约定的一同前去预定的学校报考。

结果却是这般的出乎意料,就连为何他不再和我联系的原因也无从得知。

第二天勇马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是一张黑白蝴蝶稿。

“诶?怎麼会有这样的快递……?”但是风格的确就是海人的那一种风格……迟疑了片刻翻到画的背面。

“(´・ω・`)之前超抱歉!!!小勇马要一起出去么!”

……这家夥到底是抽什麼风都断掉联系一年了吧。话说回来他是怎样拿到我的宿舍地址的……?

然后瞄到了一行小字。

“小勇马你家妹妹被我妹妹拐回家了_(:_」∠)_”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决定还是先打电话给海人吧……至於结果。还是先看他打算怎样解释吧……?这一年间他到底发生了我可不怎麼清楚呢。

勇马场合end

END。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