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KAITO×VY2】不會停止對你的監視(1)

【KAITO×VY2】不會停止對你的監視(1)

繁中注意。

cp為KAITO×VY2。不接受冰攻可自點×

設定取用自由戰爭。【因為我現在衹是區區第四階層請無視些許bug】【ACC大法好。】

設定是咎人KAITO和ACC勇馬

暫時以上聲明。接受下拉。





  ACC是我喪失记忆後在我印象中一直監視著我的存在。這樣也是我對ACC的最初印象。

無論是志願活動中還是任何時候,甚至連那十分尷尬的時候也用著與平常無異的,毫無感情的眼神望著我。

   讓人無法不介意,更何況就算內心明白,但是那看上去毫無血色,雪白的肌膚,甚至會讓人產生陶瓷的錯覺的。實際觸碰到卻是意外的柔軟。在戰場上互相依靠著迎敵的時候感受到的呼吸,在沙丘中沾上塵土的臉,以及,在倒下或者被掠奪走的時候的那些求救,還有那些戰鬥結束後的那些安慰般的,又或者讚賞鼓勵的話語。

實際上,也衹能說是程序,按照這pt法所輸入的指令而執行的發言吧……?

在我晉升到了一定階層後便修改了那個默認的ACC而是選擇了一個自己那時所能想到的名字。勇馬。

  也許正是因為我這樣区分著我的ACC和別人的ACC,才會讓我產生現在這種想法吧。縱是揭開那光滑的皮膚,裡面卻是由那與我們不同的機械所構成的身軀。在他的構成上也就是高濃度的Will'o的無生命體,某種程度來說就和我每次志願活動時所背著的武器匣是同一種構造。而對於這種存在抱有著高於一般喜愛武器的心情的時候,已經可以判定這是一種十分錯誤的感情了。

但是,他是我的ACC,衹是我一人的附屬終端。這樣的想法在每次和他一同出任務的時候日漸加重,當我意識到我已經完全用著對待人類的心情來對待他的時候。

  我大概只剩下這是錯誤的這樣的想法。可是。



  在任務中被同伴們指出最近需要復蘇的次數遠比以前要多。啊……这大概是因為我一聽到那句機能停止的時候內心中卻只會想到我的ACC也就是勇馬。不知道在戰場中哪裡倒下而我沒有發现,直到他向我求救。這種時候我會馬上使用抑制器然後用著自己所最快的速度來找尋他。無論何時這種情況未曾改變。

  在這一次的任務中,我本以為我熔斷掠奪者的追蹤炮臺會對於我的勇馬的傷害給減少,但是在我熔斷了炮臺然後跳下撿資源的時候卻看到了他正好在耐寒四腳的奔跑路程中央,然後我便聽到了“一時機能停止”的警告音。

  我甚至沒有注意到我還在下落的途中,從沙地爬起便用著自己最快的速度向著他跑去…為了不發生那種我不想看到的後果…。因為沒有使用抑制器現在掠奪者的注意力還是對著我。沒事的,在那之前,我需要救回勇馬。

為了不再發生那樣的事情。


TBC。

暫時只碼了這麼多_(:з」∠)_希望有人催催會有動力産快點【你。】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