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一心同體的兩人~(0)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一心同體的兩人~

【0】

Writer:Anon


借用鳥居羊的幸安系列小說


cp:青村解×山葉勇馬【自設】


原作並無出現山葉勇馬。







0

  除了聽到那無盡的機械運轉的聲音以外,夢中衹是安靜的世界而已。如果沒有遇見他的話。現在的夢一定會更加安靜,至少我不用在夢中觀看著那無聲的電影,聽著那機械聲度過。被小丑影響著,卻每日都必須裝作如同不知道那樣。

  最後無聲的夢境以那位受著絕對幸福的刑罰的人的再生為結點。似乎是一家學校的學院長的樣子,到底是何人呢?

  做為整晚沒有休息上的報復,我把冰箱深處的大蔥雪糕拿了出來……帶著報復那個人的想法吃下。

  似乎有點後悔,中途便被大蔥的味道給熏得流下眼淚,說到底,喜歡這種味道的人簡直不可思議,雖然家裡就有喜歡這個的人。

  所以那盒雪糕最後還是吃光了,就算因為加上大蔥這種奇怪的味道,但是雪糕……絕對要吃完,不能浪費。當然冰箱裏已經沒有了存貨,做為一個超過半天沒有吃到雪糕就會直接沒有能量的我,明天結束工作後就去買雪糕吧。

   當然,早上去到工作地點前,在車上坐著的我的臉突然遭受到了迷之衝擊。並不是車上的人做到,因為這個車廂此時並沒有多少人。所以,祇有一個可能了吧。絕對是小丑那傢夥吧,他到底一大早幹了些什麼啊,昨天的雪糕沒有足夠的感受到麼?

  見到勇馬後,向他打了招呼,儘量控制下自己的情緒。但是他看到我的臉的時候,全身突然僵硬了一下。咦?是臉上那個腫起來的地方太誇張了麼?

直到勇馬幫忙把冰袋敷到臉上那個腫起來的地方,我才反應過來。啊原來小丑是被勇馬揍了啊。雖然很想說活該,但是,是因為什麼才令他可以連記錄都不顧忌直接揍上去呢。而且揍得還不輕。

然後被勇馬詢問了一下,小丑的存在。

“不,我不知道那是誰哦。”扯出一絲微笑,然後把話題轉移過去。

勇馬也沒有質疑。不可以讓勇馬知道,衹少不能讓他知道“一心同體“。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