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一心同體的兩人~ 【01】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一心同體的兩人~


【01】


Writer:Anon


借用鳥居羊的幸安系列小說


cp:青村解×山葉勇馬【自設】


原作並無出現山葉勇馬。







01幸福義務的幸福記錄

  【青村解】幸福安心委員會內

我是青村解,現在正在午休時間內的十分幸福的想用著每日的例行雪糕,今日的口味是王道中的王道香草ICE加上葡萄乾,這個搭配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味以及讓人驚喜。

  當然如果勇馬現在可以答應和我一起配對登錄的話,一定會更加幸福,也許就和我那次敲詐了小丑的幸福分點了女王旗下那家雪糕店除了大蔥以外所以款式的雪糕那次。差不多的幸福吧。當然也可能是目前為止最高的一次幸福指數。

  不過和勇馬配對登錄這件事,只是妄想而已。就和我妄想著可以威脅小丑一樣。更何況我今早腫起來的那地方還會隨著我吃ice的動作,而隱隱作痛。讓這妄想實現可能更加是低得不可思議。縱使是【一心同體】,但職位的不同還是決定了我的行為不可能和小丑那樣。而且可以看得出勇馬對於小丑的追求行為感到困擾,當然不困擾我也不可能感受到那一拳了。再加上,現在我是幸安委員的正式成員,職位也不低,更加是清楚的瞭解到【幸福是義務】的判定是什麼基準。

  “必須把不幸的種子,苗床一同毀掉。是因為幸福會被這壯大的不幸給覆滅掉。”下意識的在享受完雪糕後,因為疼痛而模糊的說了這句話。等我反應過來,我的腦海已經被小丑的聲音給霸佔了。

“你的幸福分被扣掉了w請關注一下自身情況好麼w怎麼說我們也是一體的。”惡劣的調笑聲,啊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讓這位【自己】也感受一下。

“你會解決的不是麼,怎麼說我們是一樣的存在啊,秋列波倫。”在腦海中這般回應著。

“啊,你說如果小勇馬馬發現他今天幸福分沒有被扣掉還被我加了些上去會怎樣呢?~❤”

“你會被揍的。”感歎一下不愧是一樣的,至少這惡劣的行為是可以預料到的。

“嘛~反正我只是個小丑啊,不是麼~那些麻煩的不取悅人的事情就想當然的應該由你做嘛~❤就先這樣了啊w”這句話結束后,小丑的聲音就消失了。然後我就看到了臉上帶著疑問表情站在我面前的勇馬。真是糟糕啊,瞬間明白了剛剛為什麼小丑會說出這句話了。

“啊……抱歉,剛剛走神了,勇馬君?有什麼事要問么?”馬上裝作剛剛並沒有發生走神這樣的事情。

“想問下關於這個今天我的幸福分好像發生了異常,因為規章裡面並沒有關於這種情況的闡述。所以想知道青村君你對這些有沒有什麼了解。”果然是這個原因,那傢伙才會在說完那句話就消失了。

“是因為什麼異常呢?加分方面么?”

“不,是扣分那裡不對,今天……發生了一些事,所以違反了规定应该扣上一些分才对的,但刚刚一检查发现分不仅没有减少还多了些。”该怎样糊弄过去呢?

“啊……加分是有原因的,喏,你看。”然后便向勇马展示GOTHic里面显示的加分项目。因为我的GOTHic的权限不只是权限高这样而已哦,就算这个不是联络用的。

【今日与上司有良好的相处关系,获得加分。】虽然我觉得。这个只是小丑自己编造的而已。但也是个理由不是么。

然后我很顺利的见到看到这个结果后稍微有点僵硬的动作,然后有点不自然的朝我脸上瞄了一眼。

瞬间觉得肿起来的地方更加疼了。嘛…避免了勇马问下去也好。就算这个理由连我自己都觉得是99%的谎言。


【常磐茱萸】去往工作地点的途中。

今天,是正式获准加入青村学长的队伍的日子,虽说能够大一就获准进入正式委员,自然是有着他们评定的能力吧。但为了可以留下比较好的印象我用着比平时更用心的态度挑选了着装,虽然这样说但还没到达地点的我,并没有穿上幸安的制服。虽然已经带上了GOTHic以防止发生什么,但是一般来说是不会发生什么的吧,今天可是每周幸福度最高的一天啊。

这样想着就不由笑了出来,今天真是出乎意料的开心啊。然后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觉得自己心脏要跳出来了啊。

马上转过身,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 女生,穿着一件有兔耳的外套,感觉手感会很好呢。看样子应该和我同龄吧,但是找我有什么事么?

“你好,我想问下到电波塔附近是在哪个站下。”欸?问路?不过那声音真是柔软啊,感觉会是个十分温柔的人。

“嗯?是忘记带Sync手机么?不可能吧。”

“不,我的Sync手机在这里,但是之前出了些幸福分的数据问题,我的手机就被锁住了,一点市国民的权限都没有,所以我需要顺道去确认一下。”

会发生这样的幸福分缭乱事故么?不过,既然顺路而且因为义务所以就带她过去吧。

“不介意的话,我带你去?因为我也要去那里。”

“十分感谢!请问怎么称呼?”

“常磐茱萸,你呢?”是我的错觉么?为什么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这个女生好像突然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呢?

“啊,我叫结月缘。”对方就像作为回礼一样说完这句话后,刚刚的僵硬感也消失了。

再次见到刚刚那个女生的时候,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刚刚那个女生会有那样的反应了。因为,是同在青村学长的队伍里同僚……报道而已都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在尴尬的站在原地一会后,就看到青村学长向我们这边招了招手。

通过青村学长的介绍也知道了我面前这个女生,结月缘,并没有她看起来那么无害。至少在那可怕的测试数据看来。

“茱萸很厉害啊!那个射击方面的能力简直强到不可能呢。”

“不…缘你更加可怕啊近身格斗那些成绩都是在上以上的。而且和青村学长那种点射精准并且速度如扫射一样的怪物比起来,我只是普通人啊。”

在我提到青村学长的这个射击时候,看到了一直站在山叶学长旁边的青村学长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然后山叶学长走了过来,把我们带到了我们各自的位置上。

“因为各种原因,青村的这个队伍目前只有4个人而已,当然附属小队是不止这个数量的。”诶?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办公间只有四个人?像青村学长这样优秀的幸安委员队伍里只有这几个名额么?

“嘛……勇马君明明可以把原因说出来的。”

“这个工作应该由身为队长的你来说明啊,就算是这个时间点也请务必换一个态度。”

“好的好的,总之这个小队是女皇旗下的直属队伍,基本负责比较特殊的事件调查,又或者在不幸的事情发生前吧可能性也一并摧毁掉那样的目的而建立的直属队伍。”青村学长摊摊手走上前跟我们解说了这件事情。

“当然还有些职位没有找到适合的人选,紧急的我可以兼任一下。嘛,大部分问题你们都可以先找勇马君问一下,然后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结束这次的谈话如何,毕竟要给新人一天适应期嘛。”


【结月缘】自宅,夜晚10:00后

明天按照计划我应该回校住宿了。但因为现在已经是幸安委员了,因为学校在海滨区原因,去到中央区需要的时间是2-3小时。就像今天一样,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这个点数了。有什么解决方法呢?

就在我为如何分配时间而苦恼的时候,本以为已经停用的Sync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

【是缘么?这里是常磐茱萸。是青村学长让我通知下你,你们学校通过了你的交换生申请,三天后就要去我们这边的王立大学交换试读了。】

What???发生了什么事情?

【诶?是茱萸么?三天后就要去么?】

【嗯,你等下我把通知发给你吧,你的积蓄幸福分清零的问题还没处理好,我暂时可以联络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然后我就看到了通知……享受到了特权阶级的感觉。刚刚还在苦恼的问题一下子就被解决了。

【啊对了,缘你和我一个宿舍,需要我去你那里帮你整理东西么?】环顾了一下自己周围的环境,要收拾也不会太困难吧。

【咦?可以么?时间上不会麻烦到么?】

【嗯,山叶学长说3天时间就要你搬过来有点匆忙所以让我尽量帮忙。】

【真是帮大忙了>

然后敲定了过来的时间和地点,开始期待起明天,如果可以更加了解茱萸就好了。毕竟啊,看起来以后会成为搭档呢,以另外两位相处的黏糊劲来看也只有这个可能吧。

抱住放在沙发上的萝卜抱枕,然后整个人埋了进去,微微为今天的奇遇感到开心笑起来,似乎以后的工作感觉会不错呢。


【青村解】王立大学学生宿舍 夜晚10:30

  整理完了明天所需要的材料,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下来。然后就听到勇马和我打了下招呼先进了洗手间。然后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水声。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放松下来,马上站起来打算把放在床上静静发霉的和小丑联络用GOTHic拿出来。

然后听到了奇怪的响声,比起洗手间里传出来的水声要更加靠近。就像是什么布料摩擦产生的声音。

循着声音的来源寻找。看到来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迷你传递情报用的投影小丑此时正在努力拱进勇马的被子里,看到那一刻感觉到了脸上的伤口在抽疼,为了防止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还是把那家伙拉出来好了,我可不想冒着奇奇怪怪的风险迎来自己不想要的危险。不敢弄出太大的声响,小心翼翼的打算快速拉出来就算,结果那只投影体还往墙壁那边钻过去。结果当我抓住那家伙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勇马的床上了,而且,那时候勇马已经向着这边走过来了。

完全没时间复原床铺的我只好认命的闭上眼睛躺在勇马床上装死,当然依然把小丑捏在手上。

“解……?你在我床上……做什么?”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马上装作很累的样子睁开眼睛,其实只是单纯的不想面对惨烈现实,尤其是发现之前抓在手里的小丑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真是最糟糕的状态。

“……!?”装作刚刚才发现自己趟到勇马床上的样子,连忙从床上起来。

“抱歉…我刚刚整理完资料后太累…直接找地方躺倒没有注意到是勇马你的床……。”迟缓了几秒装出一副我很困很累的样子。事实上,这样说完后,我也的确感觉到了累。这还真是及时雨一样的反应。

“……”虽然被勇马用着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但是,本来就没想过做什么嘛,所以就十分毫无压力的表达自己要去洗澡了就跑进,不,是走进洗手间。

毫无压力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信,我可不想暴露事实暴露得那么快。

而且,明天会有不少事情要忙吧,还是快点解决比较好,可不想明天同时进行太多工作,结果没法顺利完成任务就糟糕了,可不想被扣除什么额外的分了。如果被扣了,結果也會……不怎麼好吧。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