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風吃水搶救中。
老流氓,最近产不出百合只想哭。
KAITO and KAIKO癡漢/凜凜世界第一棒,過激派凜厨。
es是紡獨廚,不吃cp
超級喜歡亂醬tat求投喂糧。
一血目前瘋狂愛好鐵鼠小姐姐【標重點】和紅葉小姐姐。
FGO愛比利【老婆】豔後,龍娘,綠茶,羽蛇神
黑眼圈,小丑,帽子,圍巾,x冷淡
【以上皆是個人奇妙萌點(无優先級……?)】
苗木君超可愛好想【嗶—】被可爱哭了prpr
最近被各種圖重燃各種愛好
magi【阿拉阿裡愛好中】
其他番各種cp安利都吃(´・ω・`)
图力和文力都是渣渣渣的人w
以上,欢迎同好勾搭【。
 

【KAITO×VY2】不會停止對你的監視(3)

CP:KAITO×VY2
設定取用自由戰爭。
裡面的小蘿奈是Rana,全名加隈蘿奈【採用了中之人的姓】
一個過渡章節
裡面涉及了大量遊戲內部設定,若果有不懂請評論指出……我會整理乙採用的設定。





雖然我因為失憶的緣故,對於過去的事情不甚瞭解,但是我的同伴们却似乎对于過去的我依然十分熟悉。
芽衣子説是因為我在各種各樣的事情上都算是個出名的咎人,……各種各樣的事情?
而結月和茱萸對此衹是說,為何不問問神威呢?【為何不問問神奇的海螺呢?【x】】的確詢問作為失憶後的我的導師樂步君的確最適合不過了,而且按照我最後那一刻的記憶來判斷…導致我失憶的那次志願正是和樂步以及茱萸組隊的。
對於我想要詢問的事情,樂步也沒有什麼異議,衹是說明了要去到庭院裡面才可以告訴我。關於那些事情有什麼不可以明說的么?我也十分直接的詢問了,樂步卻衹是説,有本事你把那個ACC不跟隨權限申請了,讓ACC在你的獨房待著等到我說完你再回去。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跑去庭院,而不是去申請權限。雖然我的確可以選擇跟隨還是不跟隨,但是,要怎麼解釋呢?
就像是一個奇妙的執著,由他眼中記載下的我與其他攝像頭記載下來的要不同。我知道這樣的想法沒有什麼意義,但是我覺得結月應該也會有和我一樣的感覺。
雖然有設想過,但原來那之前的我是這樣的么?
據聞多次改變的行事作風,以及多次改變的立場,而在最後也就是我這次失憶前是很出名的,也大概是因為這點我可以瞭解到上次失憶前的我自己。
因為那時候的我是一個情報販子,衹要給予我所需要的等價的物品我就可以售出我的情報,無論是pt上層的人還是咎人抑或普通市民,樂步在和我說完後還説如果我沒失憶就好了,因為這樣的話我也許夠提供到解釋現在的狀態的情報。
     而且有點讓我十分介意,我似乎不是第一次失去記憶,在樂步那邊我雖然衹是第一次分配在他名下,但是我以前還分別在芽衣子還有茱萸那裡我就曾經因為失憶而被分配給她們過。這樣的次數就好像我的記憶比其他人要更加不牢靠一樣……一般而言就算是因為志願而造成的也不可能像是現在這樣。
而且樂步也向我瞞下了一些事情,大概也就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但是…也許是因為那個理由。如果我真的沒有想錯的話,我也許可以讓結月還有小蘿奈幫我確認一些記錄。
希望不是我所猜想的那樣 。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安諾|魚諾諾|Powered by LOFTER